心怀彩云的尘埃

口语听力,Fighting

鬼知道写一篇作文经历了什幺

终于开始整理凌乱的笔记
心静不下来,浮躁
从年级前30滑到60+
也许,70天还来得及。

杂感

2.15
今天,老太死了。95岁。
我不愿用“走了"或“驾鹤西去"虚掩这不争的事实。
我一直知道自己无情,回忆过去的事其实是一种痛苦。我并不很悲痛一一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经历亲友死亡,但这个每年与我3次相见的耳背老太,激不起心中波澜。
我在10点与父母AR扫福时听到父亲的电话,在父母与在城市另一边生过大病现仍在感冒却喜欢逞强的爷爷出发前,想到的只有“爷爷身体不好,晚上不能骑电动车"与“父亲今晚喝了二两45度的酒,妈妈要开车”。
呵,然后淡定的刷Lofter,心中全无悲痛。也许我会在元宵时忆起她筛出的汤圆,庆幸母亲与我已学会;然后,再无纠葛。
不知我在这个四世同堂的家中,在这个有七八个孩子许多孙子曾孙的95岁女人中,是什么模样,只知她并不喜欢我爷爷,当然,在这个有点“宫斗"的家族中,各家庭都不会抱有真心。
我不知爷爷对母亲的感怀,父亲记忆中的奶奶又是什么形象,对于被六个孩子共享的母亲,对于被时光磨平棱角的母子,也许不会如唯一的我对父母的感情。但我也许只会有时模糊忆起,我曾有个95岁的老太。
95岁,大抵生于1923年,国民大革命的暗潮汹涌,她于我这般14岁时,抗战爆发,又在49年26岁的绚烂年华里,生了我爷爷。她不太会写字,所以文革与她无关,但她带着几个孩子,熬过了3年自然灾害。在贫瘠的年代,性许是解脱的唯一方式,她不停生育,哺养,于是有了今天的四世同堂。
也因此,并不和睦的家族间唯一的纽带,断了。
对于我甚至不知其名的她,也许有自己的故事,我,与这些遥远往事,平行。
第二日,我得知,老太其实最喜欢的孩子是我,大概是因我是曾孙辈里唯一的赵姓(还有个赵姓孩子太小),我实在无法想象我在她脑里的印象,她眼里的模样。但,她大抵是真心。
anyway,it  was none of my business.
Ade,终会被时光遗忘的她。
2.16
今天,去见老太。
明明无情,我竟无法越过心中障碍去见她的尸体。
她的妹妹来了,颤巍巍,老泪纵横,哭着奔向房间,哭诉。
战乱年代里,许是曾靠着姐姐肩膀憧憬,患难与共姊妹,最见真情。
而我们,从未相交
隐约知道她是倔强的老人,不服老,不爱坐我父亲买的轮椅,执拗地从税东街独自走到泰山公园,锻炼。
她从不与我说过去的事,但总是絮絮叨叼,可我从未留意。她有些耳背,我去看她时,大声喊“老太好",她只咧开嘴笑,说玮玮好,默默地看。家里人都说她“精"着,“拎得清",“不糊涂",呵,在这个冷漠的家族,也许,她是知道兄弟们的争执的吧!
她又有点可怜,孤独地可怜着,其实大家都不会把事情与她说,与一个耳背的老太说,她几乎被闭锁在世界外,只能在家中来人时,推回我们送的红包。
她曾在几年前过一场大病,摔下来,肠道大出血,医院下了3次病危通知书。父母不曾同我细讲过,我并不很清楚是什么状况,但她还是挺过来了,回到人间,当她的老太。昨日的逝去,许是上次留下的病根。
我真不是个有情人,对这个平行的老人,不曾有太多悲伤的感怀,只是老人的逝去,让我看到清永恒的时间,就在父母与爷爷出门的那刹那,害怕,怕爷爷出事,怕父亲一整夜劳累倒下。
“把握当下"竟十分可笑,在当下来临,你也许措手不及,但会胜于害怕当下的意外在恐慌中度过。
无情的我,害怕当下的身心疼痛,但或许不会害怕死亡的来临,因为无所留恋。不畏将来,不去想未知的遥远,追随自己的内心参与生活,前行。
end

帅老师看教育 - 全世界最有名的幼儿园,到底是美国哪个阶级的教育?(分享自知乎网)https://zhuanlan.zhihu.com/p/27644563?utm_source=com.lofter.android&utm_medium=social

部分时间轴
期末考
努力!

既生磁,何生电!

我的心
自由的鸟
在你的眼里
找到了天空